?
转载]华人川普:美国总统选举大黑马杨安泽崛起为何华人支持率却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10-10    

  (思进注:杨安泽的很多观点我很赞同,特别是他倡导的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全民基本收入)。不过,美国还没有出一个华人总统的基础,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美国总统选举中,美国历史上第二个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强势崛起,获得越来越多美国人,甚至大批黑左和白右的支持。具体参考上一篇文章《特朗普连任最强对手浮出水面:为什么华裔候选人成最大黑马》

  从清末民初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受满清的毒害和西方文明中心论的误导,导致很多中国人以为,中国积贫积弱几千年,中国=腐朽落后,美国=先进发达。

  在美国的华人大都迷信美国的民主制度,他们来到美国小心翼翼的做良民,千方百计的要“融入”美国这个“先进”的体制,努力工作升学挤入中产阶级,普遍缺乏自信且没有改造美国的政治意愿,只知道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对他们来说,华人就像好莱坞电影中的定位,是一个边缘性的小角色,华人当总统?

  “事实是华人不可能当总统,更实际的是形成一个声音,让各派意识到华人的力量”

  “关键是你都要竞选总统了,请问你悔改信主了吗?你有从上帝而来新生命吗?如果有,感谢主,我为你祷告,如果没有信耶稣,那就快快回家信主吧,讲多了没用!”

  “竞选美国总统,你首先要代表美国利益。当然可以更关心美国华人的利益,但是根本上应该是美国的利益。你如果不能代表美国对中国的各种不当行为说不,你就不配成为美国总统”

  “我曾见过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奥巴马总统、克林顿总统和布什总统,就像你们也认识十几位参议员和州长一样。当你花时间与他们在一起时,你会发现他们并不比我们特别到哪里去。我向你保证。”

  事实上,美国华人一共才500万人,即不团结,也不太关心政治,在美国大选中向来是无足轻重的角色。

  到2045年,美国现在的少数民族将逆转为多数。看看历史,在人类历史上极少有占主导地位的种族群体主动放弃其主导地位,越来越多丧失安全感的白人变得越来越敌对。而在接下来的10到20年里,谁将会成为美国社会眼中的最大竞争对手?中国。

  2018年4月3日,杨安泽出版了一本书:《针对普通人的战争:美国消失的工作之真相和为什么全民基本收入才能带给我们未来》

  杨安泽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关键:中西部和南部丢失四百多万的工作,永远丢失了,再也回不来了。

  不仅如此,新一波的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化的浪潮马上就要到来,会带来更大规模的失业潮。零售业、卡车司机、餐饮业、新闻报道、律师等等都有大批人员将被淘汰。

  而现在78%的美国人依靠薪水支票生活(没有储蓄,失业即无法支付开销);57%的美国人支付不起超过五百美元的意外账单。这样怎样能面对网购、自动化、人工智能带来的大规模失业潮?

  他说:我最担心的是那些感觉自己没有前途的贫穷白人,如果那群人变得越来越愤怒和痛苦,暴力可能会扩展。这就是我那本书的背景。

  而每人每月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将能够给绝望的美国人一个基本的保障,让他们更好的工作、学习、改行、创业、消费......

  看到这里,你明白了吧,为什么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大批底层白人包括白右会支持杨安泽了吧?同样,限于困境的大批黑人也支持杨安泽。

  这是因为,西方文明是以一神教为本,人只是God的奴仆,具有原罪,要祈求God的慈悲和拯救。对奴隶主来说,奴隶就像牲口。草料不够养活牲口的时候,就杀牲口;粮食不够养活奴隶的时候就杀奴隶。同理,资本主义则以资本的增值为目标,不能为资本创造价值的都属于垃圾人口,需要被消灭。

  比如电影《复仇者联盟3》中反派人物灭霸的理念:“因为生命体的过度增长导致宇宙资源危机,于是随机消灭一半人口,四肖四码图也正因如此,一些人均资源翻倍,人们就能过上更幸福的生活”。

  比如《王牌特工》,极端的科学家丧心病狂的筹划通过暴力手段减少人类数量的计划。

  再早的,比如1996年布鲁斯威利主演的《12只猴子》,以“虐待动物”闻名的病毒专家科兰德的助手Peters放出致命病毒杀死大部分人类。

  而中国文明认为,人类生存的意义就是为了人类自身。在中国文化中,没有末世的概念,更没有以消灭人类为善的思想。在中国的理念中,无论是走正道的政治,还是经世济民的经济,都具有道德内涵;最后的结果,都是为了人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奴役或赚钱。

  实际上,如果以人为本,那就不是资本主义,而是人本主义了。如果是以人为本,那么科技的发展不是把人淘汰掉,而是让人以更短的工作时间完成同样的工作,从而有更多时间享受幸福生活。

  劳动不仅是人的义务,更是人的权利。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这才是中国人的智慧。

  美国从1980年代吃掉了收割日本的红利,1991年享受了苏联解体的红利,到1997年末东南亚危机的红利,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然而并没有让美国摆脱危机。

  过去十几年,美国花了几万亿美元在中东打仗,养肥的是军工利益集团,牺牲的却是美国老百姓的金钱和生命,还有飙升的国债。

  美国最富裕的1%家庭的财富占全美家庭财富的比例从1989年的30%上升至2016年的38.6%,而底端90%家庭的财富占比则从1989年的33.2%降至2016年的22.8%。美国的财富继续向富人集中,而底层民众成了牺牲品。

  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12月实施的1.5万亿美元减税政策,使富人获得了绝大部分利益,加剧了不平等。

  显然,表面上“一人一票”的投票权并没有给美国人带来全面的民主和公平正义。美国的政体,是金钱控制权力的政体。美国的民主,是少数人利用法律、传媒、国家机器,来完成对绝大多数人的控制和操纵。

  太多人迷信美国的“民主”制度,以为美国的制度是其竞争力的核心。而事实并非如此。

  一人一票“民主”制度万能,成立的基础是“人多就是真理”,这显然是荒谬的。因此,有人不得不改称“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这就只能呵呵了,“最不坏的”希特勒难道不是“民主”制度的产物吗?

  美国独立后一开始是松散的各州自治,底层人民暴乱和起义是美国治宪的主要动力。美国统治者意识到需要中央集权的力量对内控制社会,对外抵抗外国势力的入侵,因此推动了美国联邦宪法的制定。

  美国宪法是富人制定的,首要目的是通过制度世世代代保护富人的财产安全,防止底层穷人团结起来侵犯自己的利益,因此最初选举和被选举权设定了资产门槛。美国的规则,就是通过财富的门槛将穷人排除在政治游戏之外。

  总统不能世袭,而财富可以世袭,从而间接保证了富人的权力世世代代继承下去。

  美国统治者最狠的一招,就是刻意制造底层人民的矛盾,从而自己隐身幕后获得安全和财富保障。

  美国富人可以合法避税,将税赋转嫁给中产,让中产阶级承担底层穷人的福利,从而制造中产和穷人的对立。

  因此,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美国中产和穷人之间的关于削减还是增加福利的互相攻击,而真正的美国大富豪却躲在幕后得意的窃笑。巴菲特之流还经常大义凛然的出来说:富人应该多交税,以此获得各方的掌声。

  统治阶层通过操纵议会制订了对自己有利的法律。特朗普这样的富人就可以合法避税,不用交税。美国富豪为什么热衷于成立基金会?因为这样做不但可以获得好名声,而且收入可以免税,高额的遗产税也可以免掉,只要把基金会的控制权交给自己的孩子就可以了。而基金会的支出方向,就是引导、控制社会的方式。

  美国的最高阶层就好比躲在幕后的董事长,三权分立就好比下面设立了三个部门经理,让他们互相分化和制衡,避免经理们勾结起来夺权。如果总统不听话,就可以启动弹劾程序,用司法的力量把他赶下去换掉。偶尔有个像肯尼迪这样强势的,还可以用非常手段解决。

  这将需要每年2.4万亿美元,主要来源是开增10%的增值税,这恰恰和特朗普给美国大公司减税相反。

  杨安泽试图说服美国的大资本家,给穷人让利将能够促进消费和经济增长,最终也让资本家获利。

  特朗普打压华为反而是在全球为华为做了最好的广告;和中国打贸易战是在全世界为中国的实力做广告。这个时代大背景就是中国崛起和美国衰弱的过程。

  杨安泽明确指出,打贸易战是两败俱伤,合则两利。对此中国当然持乐见其成的态度。实际上,中国并不希望美国陷入内乱。

  和有些国家喜欢通过搞乱别人损人利己不同,中国是最希望世界和平的国家,和平才利于做生意啊。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西方文明的价值观。落后于中国,并不会挨打。自古以来,中国的朝贡次序,输出的不是战争和掠夺,而是发展与和平。因此,中国的复兴和再次强大,意味着人类发展与和平的希望。这是中国人的历史使命。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统治美国两百多年的先富起来的美国精英,会主动先富带后富,带领美国走出危机吗?

  “一个擅长数学的亚裔,”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的华裔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和他的支持者喜欢这样回答。

  44岁的杨安泽在数个月前还名不见经传,但似乎就在一夜间,这位首次涉足政治的科技企业家,摇身一变为互联网上最受关注的总统参选人之一。

  杨安泽在网上拥有一群自称“杨帮”(Yang Gang)的忠实拥趸,他们用眼花缭乱的动图宣传他破天荒的核心政纲: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简称UBI)。

  杨主张,每月给每个18至64岁的美国人发放1000元美金,不附带任何条件,以应对人工智能与自动化对就业市场带来的冲击。

  父母在1960年代从台湾移民到美国,父亲是IBM公司的研究人员,发明了69个注册专利,母亲是大学的行政人员

  与华裔妻子Evelyn Yang育有两子,其中一个患有自闭症

  成立了名为“为美国投资”的非盈利组织,为大学生创造在初创企业中工作实习的机会,主张通过创业振兴美国经济落后或衰败的城市

  美国历史上最广为人知的亚裔总统参选人之一,竞选口号为“人性至上”。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九龙图库118|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辉哥图库手机看图区分| 香港九龙图库118彩图| 任我发心水主论坛| 香港台六合现场开号码| 今天香港开码是多少期| 今晚现在开马结果| 创富心水论创富网香港| 太阳图库印刷图源百度|